信陵君和平原君——摘选自胡榴明《得失成败说知音》

信陵君和平原君——摘选自胡榴明《得失成败说知音》
——李白《扶风豪士歌》 战国四令郎,在今日人眼里是个传奇。楚国春申君黄歇,齐国孟尝君田文,赵国平原君赵胜,魏国信陵君魏无忌。除春申君是楚国异姓大臣搀扶楚考列王继位建功封为诸侯外,其他三位令郎都是国君血亲,孟尝君是齐威王的孙子,平原君是赵武灵王的儿子赵惠文王的弟弟赵孝成王的叔叔,信陵君是魏昭王的儿子魏安釐王的弟弟。四位令郎在国内全都是国之重臣,全都任职国相(孟尝君阅历比较复杂),身居高位,家资巨富,最大的喜爱是豢养食客,“各有食客三千”,如李白诗中所述,给予士人(春秋战国“士人”一词包含文士和武士)提拔进步的时机,所认为后世文人推重。四令郎中,平原君和信陵君往来比较多一点,三家分晋,赵国和魏国紧邻,本是同根生,平常两个国家不管好不好打交道也多,平原君的夫人是信陵君的姐姐,这样的亲缘联系拉近了两个人的爱情,虽然许多交际场合见面的时机,和寻常大众结交朋友仍是不一样的。年岁相仿自小就熟的同盟国王公贵族子弟,长成后各自国家的主政大臣身负重责——信陵君辅佐笨拙兄长魏安釐王办理魏国国务,平原君辅佐年少侄儿赵孝成王办理赵国国务——世家令郎和世家令郎间的友谊逐步淡化为政治家和政治家间的情谊。也便是说:一事其时,国家利益在前,个人利益在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更是提都不要提。邯郸之围将平原君和信陵君的命运死死地拽在了一同,其实从心里来说,他们两个谁都不甘愿,全部起因于秦国和赵国的长平之战。公元前260年,秦国和赵国抢夺上党郡(今山西长治、晋城),长平之战迸发,战役持续一年,秦将白起、王龁掌管作战,秦昭襄王亲身带领少年军团赶来助战,秦国在长平出动兵力将近六十万人,最终一战击退赵军,赵军统帅赵括战死,白起命令坑杀赵军降俘连同上党大众总共四十万人(有说四十五万),音讯传出,六国震骇。战役两边损耗巨大,秦赵两国和谈休战。秦昭襄王专心想灭掉赵国,一年后(公元前258年)派王陵率兵直攻到邯郸城(今河北邯郸)下,邯郸保卫战开端。赵国再也没有实力出城和秦军比赛,只能闭城据守,就这样城内外对峙前后两年。王陵攻城数次,每一次都被击退,邯郸城高墙厚,赵国君臣大众拼死不抛弃最终的存亡线。秦王心急难耐,恳求白起再次出马。白起回绝,说自己“沉痾在身或许是上天对我杀人太多的赏罚”,“赵国军民同心,邯郸很难攻破,万一有援兵断后,秦军将首尾难顾,不如现在撤军的好。”秦王恼怒,派王龁前往邯郸走马换将替代王陵。二十万秦军合围邯郸,赵国君臣焦急万分,长时期困在城内,城中粮草隔绝的那一天赵国不亡也得亡,最终一条路便是向国外寻求救援。其时有或许救援赵国的只要魏国和楚国。平原君带领二十个食客深夜溜出城前往楚国,其中有自荐请行的毛遂。惧怕秦国泼辣,楚考烈王优柔寡断,毛遂按剑跳上殿去吼道:“合纵之策利于楚国甚于赵国,大王您要想清楚!”楚王和平原君及平原君的二十位食客盟誓抗秦,差遣国相春申君带领数万楚军动身前往邯郸。在其时任何国家任何一项勇于和秦国抗御的举动都要冒天大的危险。秦国的力气现已很强很强了,秦王的凶狠现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楚王派出国之重臣和戎行,春申君冒生命危险亲赴险地,那怕有为自己国家利益的条件,这一救援举动肯定称得上“英豪豪举”。可是邯郸城下秦国兵力太强,战车战马戈矛剑戟黑漆漆包围圈好几重,赵国守城戎行加自愿参战的大众不只人数有限并且饥饿疲乏万分,即便楚国援军赶到,也不行力气对围城秦军建议反扑,所以赵国在向楚国求救的前后一向都在向街坊魏国恳求救援。魏安釐王和臣子协商,众臣说:“巢毁卵破,救赵国对魏国有利。“魏王派大将晋鄙率兵十万开往赵国边境,秦昭襄王派青鸟使飞马传信:“邯郸马上就要被秦军攻破,诸侯国中谁敢出动戎行帮助赵国,等我拿下赵国当即出动戎行报复!”魏王惧怕,传令晋鄙就地驻军。就这样晋鄙在魏赵两国交界处邺邑(今河北临漳县西南)筑起阵营驻军不动。邯郸被围一年零六个月,赵王和群臣商议,魏军在离邯郸半响旅程的邺地停住不动,楚军还行进在途中,城内粮食行将隔绝,箭矢行将射尽,大众和战士逝世太多,再这么下去饥饿和瘟疫很快会充满到内城的贵族,怎么办?赵王给魏王送出十数次求救信,敦促魏军从邺邑起程,魏王以各种理由推托,后来爽性不睬,平原君只好写信向妻弟魏令郎无忌求救。“不看你和我的友谊,也要看你和你姐姐的血缘亲情,我死缺乏你怜惜,莫非狠心你姐姐死于秦军屠城?”信陵君心如刀绞。二十年前(公元前280年),秦将白起南征楚国,筑渠引水破城,淹死鄢城军人和大众数十万人,第二年白起再次出动戎行霸占楚国国都郢,焚毁夷陵宗祠坟墓,迫使楚王东向迁都。鄢郢之战重创楚国之后,秦军出征黄河东,十六年前(公元前273年)华阳之战,白起大破韩、赵、魏三国联军,斩杀战俘十三万,淹死赵军战士二万人。前史再往前推,三十多年前伊厥之战(公元前293年),秦军进犯韩魏两国,白起残杀联军战士二十四万,俘虏魏将公孙喜然后杀死。秦国凶狠方针训练出来的凶狠戎行,一旦攻陷邯郸结果不胜幻想,韩国已在秦国操控之下,假设赵国消亡,下一个将轮到魏国。后来有人谈论信陵君其时的主意——究竟是不幸姐姐仍是不幸赵国?究竟是为了不孤负对平原君的许诺仍是为了不孤负自己据守的道义原则?随意怎么想都行,信陵君现已做好死的预备,这个决计下得很不简单,他是贵令郎不是死士,假设想苟全性命多活几天,赵国那儿装装模糊也就混过去了,心感内疚可以往魏王头上推。信陵君在兄长面前不知道劝说了多少次,平常魏王什么都听得进去,由于国务交给弟弟掌管自己乐得偷闲快活,但这一次被秦王的神威镇住谁说也不听,专心确定令郎无忌个人爱情高于国家利益,为了赵国不吝拖魏国入险境。传令晋鄙:“不见我的虎符,天王老子来也不动兵,违令者斩!“信陵君给平原君回信:“王兄固执己见,现已没得商议,我在想方法,拼死拼命也要赶来救援邯郸,等我的音讯。”现已失望的信陵君召唤自家食客有乐意随从者驾自己一百乘战车出大梁城(今河南开封)预备前往邯郸赴死,还没走出城门就被隐居贩子的老友侯嬴挡住(其实是去告辞,侯生并不阻挠,令郎古怪问询……)。侯生说:“令郎此去即便死也没能帮上赵国一丁点忙,死也是白死。”出主意让信陵君恳求魏王最宠爱的如姬帮助冒死从宫中盗取兵符。从前令郎无忌为如姬报杀父之仇,这一次如姬以性命归还。信陵君带着虎符飞车赶到邺城,随身武士朱亥一锤打死即便见到虎符也拒不遵从调遣的晋鄙。夺得戎行统率权,信陵君招集三军将士宣告:“今日咱们出动戎行救援邯郸,你们乐意随从我的就留下,不乐意的各自回家,我不阻挠。”当下散去两万人,剩余八万魏军一天赶到邯郸。数天前,楚国春申君带领楚军现已抵达,在围城秦军外围匿伏下来等候魏国那方动态。这一天,看见信陵君带领魏军从西向东朝城下直扑过来,春申君马上命令楚军协同魏军对围城秦军翻开夹角式进犯。秦军围城时间太久,军心不振、斗志懈怠,忽然背部遭袭,匆忙回头应战。赵军站在城头看见援军滚滚突如其来,振奋流泪,大声喝彩,翻开城门往外冲杀,誓报长平屠戮之仇邯郸围城之恨。秦军遭到来自三方进犯,三军溃散,各自奔命。主帅王龁见大势已去带领一部分戎行包围逃走。副帅郑安平被三国联军俘虏,两万秦军屈服赵国。赵孝成王九年十二月(公元前257年),被困两年的邯郸城总算等到了漫漫严冬的止境。邯郸突围,三国联合击退秦军,赵国得已连续三十五年。春申君带领楚军回国。信陵君开罪魏安釐王,不敢回国,戎行交给手下将领带回,自己停留赵国国都邯郸十年。赵王宫摆宴庆功,平原君代表赵国君臣大众盛大感谢信陵君救援之恩。年岁尚轻的赵孝成王(平原君的侄儿)握着魏令郎无忌的手说:“自古贤人未有及令郎者也!”赵国平原君,魏国信陵君,楚国春申君,危险时间携手并肩面临强秦不管存亡,在最无忠贞信义可言的战国时代树起一面人道的大旗。不管国与国仍是人与人,存亡之交做到这一步,真实可歌可泣。胡榴明新浪博客修改于2019.1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